纤指破新橙_橙子

时间:2019-06-12

  “一年好景君须记,最是橙黄橘绿时”。喜欢这句诗的勃勃生机,给人以昂扬之感。古人写秋景,大多气象衰飒,渗透悲愁情绪。然此处却一反常情,写出了深秋时节的丰硕景象。我们爱秋天因为它的层林尽染,还因为它的累累硕果,打翻了橙色和金色的调色盘。秋天也意味着橙子的采摘,那唇齿之间四溢的甘甜芳香。

  喜欢橙子,因为橙子有一种端庄的欢喜,橙橙的小粒紧紧挨挨,有点乐不自支的欢欢喜喜的意味,刀口整整齐齐切下来的四瓣,又好像是一种小心翼翼的绽放,晶莹饱满,正是我所喜欢的明丽而并不耀眼的色彩。喜欢橙子的明亮干净,看着就会心情大好,吃起来酸酸甜甜,甜得可口,酸得愉悦,渐冷的季节中也荡漾着温煦的味道。

  橙子买回来,在桌上放一个橙子,在枕边放一个橙子,在窗台上放满满一篮子,看着就给人温暖的感觉。在写字或者看书累的时候,抬眼看看她们,心情莫名的甜蜜起来。一个橙子已经非常醒目,三个、五个、十个、一堆,当这种橙红以海量聚集在一起的时候,只能用热烈和旺盛来表达。拿过一只,放在鼻下闻闻,橙香扑鼻,沁人心脾。握一只在手里,丰腴,肥美,像一个妩媚的女子,处处散发着果子熟软到醇酒味似的幽香,挚烈却自有一番韵味。心内欢喜,感觉安心。

  有故事的橙子才是好橙子,就像褚橙的胜利是好故事的胜利而绝非农产品的胜利。

  我想起一个关于橙子的有趣的故事,出处是张端义《贵耳录》。说的有一次,风流多才的“词家之冠”周邦彦与“歌舞神仙女,风流花月魁”的名妓李师师往来,不巧宋徽宗也来造访,仓促间,周邦彦只能躲进床下。宋徽宗步入香闺时,手里拿着金黄色的新鲜橙子,说是江南进献的,让李师师尝尝鲜。李师师少不得陪着圣上开心,他们二人的绵绵情话,被周邦彦听了个分明。听了就听了吧,文人的毛病就是手痒,有暴露癖,翌日,周邦彦便有了《少年游》这阕新词:

  这首婉约派的宋词,倒是颇有些“荷马史诗”和“春秋左传”的笔意,对人的形貌直接的一个字也不写,但是却写出了一代汴洛名妓的无限温柔。城头已敲响了三更,不如不要走了,外面霜重马蹄会打滑,更何况街头已经没有人行走。那吴音软语,如在耳边,真是一语一试探,一句一转折,分明听见她在语气上的一松一紧,一擒一纵,风情万种,旖旎温柔。即使眉目形貌,不着一字,但气韵神态,已尽得风流。清词丽句背后的缱绻幽情,教人念念不忘。也许太喜欢这首词了,不知深浅(或许也是带着某种炫示)的李师师,竟然把这首《少年游》唱给了宋徽宗听。宋徽宗问谁填的词,李师师如实说,是周邦彦。

  闺阁之内,画眉之私,竟成为市井之间传唱的小曲,直让龙威何在?宋徽宗恼羞成怒,回到宫里就把蔡京叫过来训斥说,开封府有个监税官叫周邦彦,听说他很不称职,怎么不见京尹处理呢!蔡京马上找来京尹,把情况说了。京尹说,周邦彦人不错的,完成的任务也最好。蔡京说,皇上对他不满,要处置他,你就照办吧。最后,给周邦彦安了个“职事废弛”的罪名,赶出了京城。

  抛却风流债,只说果与茶。我从第一次看到这首词,就觉得其中最有趣的部分,是“并刀如水,吴盐胜雪,纤指破新橙”,所写的两个人吃橙子的场面。那橙子跟“一骑红尘妃子笑”的荔枝一样,从江南送到汴梁,把橙子蘸着晶莹的吴盐佐食,橙子特有的果香飘满了整个房间,温存的帷幄,缭绕的熏香,拨动的琴弦,不觉夜已三更,美人温婉的挽留声中,纵使霜不浓马不滑,温情如此,又让人怎会忍心离去?

  当年的绛袖朱唇,纤纤玉指,早已瞬归尘土。当我手里捧着一颗秋天新摘的橙子,外形圆润,色泽鲜亮,刚剥开皮就有一股属于橙子的清新气味袭来,那种阳光雨露的果香气味,四散溢出。往事越千年,恍惚中坐深了年岁。剖橙子吃,吃了一颗又一颗,桌子上出现一叶叶扁舟,想起周邦彦的这阕《少年游》来,残留手上的橙味,端的是清甜芬芳。因这一手残香,越发爱吃橙子,每次吃橙子都会忆起这段宣和遗事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